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玄隐剑》玄阴剑 SM 玄隐剑穿越文

更新时间:2020-02-01 12:14:32

《玄隐剑》玄阴剑 SM 玄隐剑穿越文 连载中

《玄隐剑》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钟山隐士 分类:武侠 主角:顾襄,慕容义

《玄隐剑》为钟山隐士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然而,慕容褒因没有回答他。 究竟为什么,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可是,这些事,确确实实都是自己亲手做下的,即便是出自父亲的授意,她也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然而,慕容褒因没有回答他。

究竟为什么,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可是,这些事,确确实实都是自己亲手做下的,即便是出自父亲的授意,她也是陷他于不义的,不可推诿的元凶。

没有解释,道歉也毫无意义,她今日来,只为劝他离开。

虽然不知道父亲在做什么,但她这两日得知嵇无风,嵇盈风先后出事,且正厅埋藏的火药爆炸。

那天之后,又明白过来,长镜长清其实是父亲所杀,她能感觉到父亲所谋的可怕,她实在不敢想象,收网之日的聚义会将会发生什么。

况且谢酽已经逃脱不了杀人的罪名,聚义会后,必然难逃惩处。她想要谢酽现在就离开聚义庄,从此江湖路远,再不相见。

然而,谢酽默然摇头。

他不是软弱逃避的人,如果今天一走,就是畏罪潜逃,坐实了他杀长镜,烧客栈的罪行,从此临安谢氏,只会被天下人鄙弃唾骂。不管怎样,他都要留在这里,让这十天的种种有一个应有的结局。

轻轻拂落她抓着自己衣袖的手,谢酽终究还是从她身旁越过,走向了前庭。

四人到齐,皆入了第三轮比试。

慕容义与各派来客移步前庭,观看这聚义令最后的争夺。

擂台战,两人先比试,胜者再与下一人比试,直到最后,打败所有人,成为聚义会的头筹。

抽签后,嵇无风与顾襄首先上场。

看着顾襄冰冷的眼神,感受到了她周身凛冽的杀意,嵇无风先打了个寒战。他可不想像刚才的文光那样,身上平白添了无数伤口,跟自己过不去。

于是,他很有自知之明地举起双手,以示认输。因为说不出话来,也只能这样,众人也只道他不好意思将认输说出口。

“南嵇北谢,一个杀人放火的凶徒,一个连上场都不敢的懦夫。所谓名门世家,也不过如此嘛。”

座中响起了无数鄙夷讥讽的议论,嵇盈风的面上泛起潮红,低下头去,绞着双手,努力不去听那些言语。

既然嵇无风弃权,随后,便是江朝欢上场。

这一对师兄妹的较量本来很为众人看好,因两人都做派狠辣,武功不俗。然而,令他们没想到的是,没走几招,江朝欢便败在了顾襄剑下。

不过大家也没什么意外,不管是不是他有意放水,他两人也只能有一人进入最终的比试。

最后的时刻终于到来,聚义令到底花落谁家即将揭晓。慕容义饶有兴味地看着场上对立的两人,顾襄和谢酽。没人注意到,小缙偷偷从席中溜走。

前庭南以照壁为界,北以泼翠林为源,上置高台,下设座席。

当下已过午时,天色还是昏黄一片,阴云密布,时而惊起雷鸣,不过还未落雨。虽然已经折腾了半日,众人却还是精神大好,殊无倦意。

顾襄长剑一震,便率先发难。

蓄满了内力的一剑击在谢酽的刀背上,谢酽只觉强劲的压力迫来,将刀身顺势下移,随即手腕上翻,一招湍水划过,刀光袭去,同时转身退开一步。

适才一震,他的手腕隐隐发麻,心中暗暗惊叹,只觉顾襄的内力气势比此前所见所知还要高,不由握紧了刀柄,调理了一瞬内息,便见顾襄的剑芒又极快地刺来。

穿云破与水龙吟皆是气势磅礴的功法,眼见两人的身形在场中流转,如游龙戏凤,矫捷灵敏,目光都有些跟不上两人身法,众人都暗暗赞叹。

江朝欢盯着两人,眉头紧皱。

一刀一剑,转眼过了几十招,只见,顾襄的招式越来越显狠戾。

她的武功本来较谢酽略逊一筹,但此刻出手全不顾自保,也不管规则,竟是搏命的打法。而谢酽则无意伤人,先存了一分退让之心,两人一时打得难舍难分,只见场上尘土飞扬,沙砾齐飞,刀光剑气,纵横交错。

众人看得提心吊胆,唯有慕容义嘴角含笑,时而看向照壁大门。

江朝欢终于觉出,这一幕似曾相识,他不由抓紧了长剑。

而场中顾襄已经打红了眼,剑光到处,铺成一片。眼见她一招直入云天,全力向谢酽逼去,而谢酽刚躲过她剑挑,又折腰退避,躲之不及,那剑锋距他左臂不过半寸,立时便要划上。

江朝欢提剑一跃,便要上场阻拦,同时,只见一抹红影掠过,扑在谢酽身前。

然而,两人还未落身,就见一颗棋子骤然飞来,挟着风声,正击在顾襄的剑身上,竟让她长剑脱手。

座中一片惊叹,那指尖大小的棋子竟如玄铁石器般坚利,带着浑厚的内劲,能将长剑击飞,可见那人的武功之强。

这时,一串爽朗的笑声传入众人耳中,这笑声似刮过一阵阵强风,又似有翻滚的波浪淹过。

霎时,座中便有内力较弱的人扑倒在地,连净虚方丈这般功力深厚的前辈也觉耳膜震得嗡嗡作响,暗暗运攻功抵抗。

“什么人?”有人一边捂住耳朵,一边环顾四周。

唯有慕容义,两手死死地握成拳头,全身冷汗暴起,心跳快得仿佛要扑出胸膛。

等了二十年,只为今日。

他,终于来了吗?

一个人影倏然落在众人面前,只见这是个方脸浓眉的中年男子,头戴玉冠,腰缠蟒带,手摇折扇,气质儒雅,好像是个白面书生,或是个商贾官宦。这人眼生得紧,座中来客都未曾见过这般无名高手。

慕容义与他目光相接,只一瞬,便蓦然移开,看向他身后。

还未等众人惊讶,就见那庭前三尺高的巨石照壁轰然倒塌,碎石乱屑纷纷飞向场中。接着,无数轰鸣由远即近,一时仿佛地动山摇,天昏地暗。

江朝欢紧按佩剑,一个猜测浮上心头,虽然这个想法实在太过离谱,但眼前种种景象,无不绝顶古怪,让他不得不做此猜测。

顾襄则终于醒过来了似的,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飞棋击落她长剑的人,又看了看江朝欢,最后转向照壁大门。

照壁上福禄寿的雕像碎成了渣子,再也看不出原来面貌。

只有一声声越来越清晰的呼和啸叫,仿佛是千军万马,席卷而来。

而那内容,让所有人,都宁可忍着耳中的不适,也无法再抬起胳膊,运力抵挡。

“日出幽云,唯我是主,

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