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护国狂妃:王爷请自重》特工狂妃 王爷请自重 小白文 护国狂妃:王爷请自重小说目录

更新时间:2020-02-05 16:06:21

《护国狂妃:王爷请自重》特工狂妃 王爷请自重 小白文 护国狂妃:王爷请自重小说目录 连载中

《护国狂妃:王爷请自重》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云以晨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连离,墨染彻

《护国狂妃:王爷请自重》由网络作家云以晨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连离,墨染彻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连离落看着清越越来越苍白的脸色,心里着急,这毒也太过霸道了,清越的意识已经涣散,牙齿咬着嘴唇,鲜血渐渐渗出来,连离落不顾快要枯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连离落看着清越越来越苍白的脸色,心里着急,这毒也太过霸道了,清越的意识已经涣散,牙齿咬着嘴唇,鲜血渐渐渗出来,连离落不顾快要枯竭的内力发了疯的往前,清越的气息越来越弱。

墨染彻一人拿着寂灭剑收割着黑衣人的性命,鲜血在地上汇成一条小溪,墨染彻的脸色冰冷似霜,眼中没有一点温度,每一招都是杀招,舞动的寂灭在他身边形成一个保护圈。地上的枯叶飘了起来似是在象征着死亡的前一刻。

连离落终于到了杨城,并没有去客栈,而是拐进了一道小巷,然后早一处房子翻墙而入,院里的人感觉到动静快速出击,“是我。”那人听到连离落的声音松了内力,“你这是,”“等会给你解释,现在给我准备药材。”连离落快速的说几种药材,然后抱着清越进了房间,那人也没耽搁就转身去旁边的药田迅速的找到药材。

连离落把清越轻轻的放到床上,然后拿过剪子把清越手臂上的衣服剪开,雪白的肌肤已经被血染红,触了谁的心,惊了谁的目,连离落的眸色暗下去,然后看着已经进来的青衣男人说:“给我一把匕首,然后你去把药熬了,准备药浴。”那青衣男子似乎要说什么,但看见连离落的神情闭住了嘴,蓦地清澈却又迷茫的眼中闪过一丝什么,从腰间掏出一把小型匕首递给连离落后就出去了,连离落用内力把旁边桌子上的蜡烛点燃,将匕首烤热,清越上下的伤口不下十处,受伤最重的是两个手臂上,连离落看着床上人儿苍白的脸色,眼中无尽的犹豫,但是又很坚毅,他要把伤口附近的腐肉切除,以防感染。

就在连离落准备下手时,旁边的白团子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怒视着连离落,连离落心里不禁好笑,还真是个护主的小家伙,然后把青衣男子叫了进来,青衣男子挑眉看着那么小的一只白狼,然后直接领拎着白团子的后脖颈就出去了,白团子本来还想挣扎,无奈受伤太重,只能任青衣男子把它放在水盆里,浓浓的药材味儿让白团子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还真是很有意思呢。”

连离落闭了闭眼,然后睁开眼拿起匕首,动作利索的清除伤口旁的腐肉,清越虽然已经陷入深度昏迷,但是眉间还是皱了起来,连离落处理过右手臂,眼神镇定的清楚匕首上的血迹,本来应该鲜红的血却透着黑色,可见那毒的霸道和蔓延之迅速。连离落接着清理清越的左手臂,连离落下手极快,很快处理好,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

连离落先是出去,没想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连离落抬头看了看夜空的星,“看来清心寡欲的连神医栽到一个小姑娘手里了。”连离落没有搭理身后的人,给我准备一桶洗澡水一桶药浴,青衣男子笑了笑,然后把旁边的家丁叫了过来吩咐。连离落无视青衣男子暧昧的眼神,进入房间把清越的外衣给脱了下来,然后闭上了双眼,用内力把清越的里衣震碎,又依靠内力为清越披上被子,然后把清越抱起放到浴桶里,连离落睁开眼看着清越恬淡的脸色,心里不知想些什么,然后把清越放到了药浴里,这个药浴可以排毒,对伤口的恢复也很有作用,弄完这一切,连离落眼神清明的走出房门。

刚出门就看见青衣看在门口手里拿着两壶酒,连离落的笑少了面对其他人的疏离,“今日不宜饮酒,内力消耗太多。”“遇见刺杀了?也是够行的啊。”青衣男子对着酒壶喝了一口酒说。“那些人不是他派来的。”连离落语气变得冰冷。“嗯,你真的不回去,听说那个位置盯得人可是多的很。”青衣男子吊儿郎当的说。“那个位置我会得到,靠自己的能力,而且,我会让那人悔不当初。”青衣男子看着连离落的模样,伸手拍了拍连离落的肩膀。

墨染彻赶到杨城没找到清越两人,两人没有在客栈,那就是连离落把清越带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墨染没有着急,按照记忆找到一条小巷,进到一所院子,正在聊天的连离落和青衣男子感到有人,青衣男子刚想出手就被连离落拦住:“墨染彻。”

青衣男子眼里闪过玩味,今个还真是奇了怪了,什么人都往这跑,得了,这还成风水宝地了。不过青衣男子看着墨染彻一身是血的样子,吓得手里的酒壶差点没掉,今个不但奇怪,还可怕,怎么都是一身血的,青衣男子沉浸在震惊中,墨染彻倒是先开口了:“她怎么样了?”“伤口已经处理,现在在泡药浴。”两人不咸不淡的对话让青衣男子更惊讶了,这天下谁不知道摄政王墨染彻和神医连离落虽没过节,但是两人的关系却是冷到了极点。属于那种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今天竟然可以站在一起说话,青衣男子感觉自己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了。

墨染彻也没做过多停留就走了,然后连离落也回了房间照看清越,只留下在风中拿着酒壶凌乱的青衣男子,什么世道,我家怎么更像他们的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清越醒来时感觉身上有些不一样,睁眼看见自己在一个大桶里,回想起昨晚的画面,应该是连离落。还没等清越想清楚,连离落就推门而进看见清越醒了把手里的衣服放在桌子上说:“先穿上衣服,我去拿药给你上药。”然后就离开了清越的屋子。

清越起身,发现自己的手臂痛的厉害,苦涩一笑,这应该就算人品差吧,三天两头的受伤,这次又要好好养着了,清越艰难的穿上衣服,刚好连离落敲门进来,连离落轻柔的把清越的衣服卷到臂膀处,昨晚连离落救人心切没什么感觉,那个现在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清越倒是没什么,她本来就没有古代的封建思想,而且清越在军队还不是和一群男人打打杀杀的,不过倒是苦了连离落。墨染彻在快中午也来了,带来了很多吃的,里面有不少清越喜欢的,清越的两个手臂受伤,吃饭有些艰难,不过在两个人的注视下还是吃了不少。

快到傍晚时连离落出去了一会儿,回来时看到清越和墨染彻正在说话,清越看到连离落,停下与墨染彻的谈论看向连离落,连离落走进房间对着清越笑了笑说:“越儿还真是厉害,那我就不隐瞒了,家里出了点事,我不能陪越儿回京了,这个是药浴的配方,我们后会有期。”说完转身就走了,清越看着连离落的背影不知想些什么,也许有不舍,也有平淡,这个突然出现的人,这个与自己可能渊源颇深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