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只有你看得见我》只有你看得见我聊天吗 网盘 只有你看得见我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14 08:06:40

《只有你看得见我》只有你看得见我聊天吗 网盘 只有你看得见我全文免费阅读 连载中

《只有你看得见我》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枭瑶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苏代嫣,陆景然

独家完整版小说《只有你看得见我》是枭瑶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代嫣,陆景然,书中主要讲述了: 因为戴实秋的伤势鉴定还没出来,陆景然就没被关起来,而是待在警局办公室坐着,他听了陆青山的话,语气不容反驳:“不可能,这事想都不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因为戴实秋的伤势鉴定还没出来,陆景然就没被关起来,而是待在警局办公室坐着,他听了陆青山的话,语气不容反驳:“不可能,这事想都不要想。”

要放在平时,陆景然肯定是利益优先解决当下,暂时同意戴父的要求,然后用别的方法把股份再拿回来。

他完全可以冷静漂亮的解决这件事。

可现在突然冒出个戴实秋,说的话把他的心都摘了,他的精神支柱一下子就崩塌了。

本来按他的打算,等他把公司的事交接完,财产房子全转到苏代嫣名下,生前事再没顾虑,就去福建。

去那儿找个没什么人的渔村呆几个星期,看看海,然后把所有能死的法子都试个遍。

他生在中原,死在中原,一辈子都在高山厚土上踩着,临到头,想在柔软细沙里好好感受下春天。

现在所有的念想和欲望都没了,他只想赶紧给自己判个死刑,一枪崩了他痛快。

所以现在别说是要股份,就算是他戴实秋说不介意原谅他,陆景然都不准备再出去了,他怕他出去了再发疯,直接杀了戴实秋。

陆青山电话那头比他还着急:“小叔,先解决问题把你放出来,股份再套回来也行。”

“不行,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要什么我都不会给,让他死了那条心。”

陆青山觉得陆景然今天真是吃错药了,也有点生气,声音陡然就高了起来“能解决的事你为啥非要这么干!”

“我做错了事,接受法律制裁。”

陆青山听得想打人“你哪根筋抽了,自己赶着往监狱跳!”

“青山,这也是离开的方式之一,我已经做好决定,你就别管了,按我说的做,跃胜交给你了,好好照顾代代。”

说完,陆景然不等陆青山回答,直接挂断电话手机关机,扔给陈乾彻底不再管。

无所谓无所谓,不管怎样都无所谓,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警官有事出去了,办公室里就他们两个人,陈乾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办公室里很安静,陆景然无端的感到疲惫。

或许他真的该休息了。

苏代嫣这一段时间坐飞机都坐的够够的了,现在看见机场两字就头疼,她有点庆幸今天的毒已经发过了,不然要是晕在路上,陆景然不知道都要知道了。

凌晨三点四十五分,苏代嫣抵达北京,一出接机口就看见陆景然的秘书远远朝她招手。

她快步走过去,秘书迅速接过她的箱子说:“小陆总说了,司机直接带你去警局,行李我会放到陆总办公室,我就不跟着去了,得去封锁消息。”

他的语气严肃又着急,苏代嫣好不容易安分点的心又悬了起来-----这秘书叫周洲,平日里性格跟陆青山差不多,只有在特别危急的情况下才显得正经。

看来事情真的很严重。

“还有,他吩咐我把这个给你,还说陆总打人基本只有这一个原因,你看了就懂了,而且等会见了陆总可能用得着。”

周洲从兜里掏出一支钢笔递给苏代嫣,苏代嫣接过,呆呆地看了半晌才轻声说:“谢谢。”

确实,她已经明白了。

东西给完,周洲直接拉着苏代嫣的行李,一路小跑带着她去停车场,然后把她交给司机,再由司机送她去警察局。

从机场到警局,这一路上她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抓着钢笔看,她的脑子很乱,总是这样,只要是关于陆景然的事,她就没办法冷静,没办法思考,一心想着赶紧见到他。

虽然一个星期前,是自己提出不要他管的。

凌晨没什么车,车开了四十分钟到达警局,苏代嫣正胡思乱想,就感觉车子陡然停下,然后跃胜专属的司机师傅侧过头跟她说:“苏小姐,到了,你赶紧去吧。”

苏代嫣点点头道了谢,就把钢笔装进兜里下了车。

陈乾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苏代嫣看见了就小跑过去急匆匆问他:“他现在怎么样?”

陈乾快步领着她往里走:“戴实秋的伤势鉴定一个小时前出的,陆总拒绝私下调解,马上要被拘留了,我们只争取了半个小时,你要尽快说服他。”

苏代嫣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拒绝?什么意思。”

“戴实秋父母那边开出了条件保证不追究,但陆总不答应,还说他不打算出去,自愿接受一切法律裁决。”

苏代嫣走的步子都快飞起来了:“戴实秋的伤怎么判的?”

“轻伤一级,鼻梁骨被打断了,腹腔有轻微出血。”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办公室门口,陈乾手放在门把上,压低了声音说:“我只能送你到这了,抓紧时间。”

说完,旋转门把准备打开门,苏代嫣却突然低声开口阻止了他:“等一下,这层人能清吗?”

陈乾思考了一下:“按小陆总的吩咐,陆总呆的这里不是主要办公的地方,应该可以清。”

苏代嫣点头:“半个小时之内,不要放人进来,你去一楼大厅等一下,谁给你打电话都不要接。”

说完见陈乾答应,就推门进了办公室。

里面没有动静,苏代嫣还准备接受陆景然的怒火,却看见陆景然坐在铁质的连排椅子上低垂着头。

见到这个场景,苏代嫣的害怕和担忧减了大半,她轻轻叹气,脱下自己的外套轻手轻脚的走向他,动作细致的把衣服披在他身上,然后蹲下来撑着头看他。

陆景然睡得很熟,大概真的是累了。

他眉目罕见的舒展,额头有常年皱眉留下的细小纹理,睫毛很长,平日里常常露着凶相的眼睛闭着,苏代嫣竟然看出了点跟男人气质极其不搭的乖。

视线下移,那是一片血色很淡的唇,苏代嫣想碰碰,伸出了手又不敢,转而落下轻轻牵住了陆景然的手。

为了自己打架,却又死活不肯接受她,真是别扭啊。

苏代嫣细细描摹着陆景然的轮廓,想着如果能有一天早上醒来,能看见他在旁边这样安静睡着,那也算此生无憾了。

苏代嫣就这样蹲着牵着陆景然的手,她不时低头看看手表,等时间过了五分钟,才下定决心恋恋不舍的松开,开口叫醒陆景然:“哥,醒醒。”

没反应。

苏代嫣又叫了两次,陆景然才悠悠睁眼,看见了蹲在自己面前的小姑娘。

陆景然刚睁眼时眼睛有点红,看见苏代嫣的那一瞬间,苏代嫣敏锐的捕捉到了他眼底稍纵即逝的慌乱,像极了做错事的孩子。

那一瞬间,苏代嫣连自己为什么来都忘了。

不过陆景然就是陆景然,再睁眼时又恢复了威严的模样,把外套扔给苏代嫣,皱着眉冷声说:“你来做什么。”

苏代嫣一下就怂了,抱着衣服仰头看他怯怯回答:“我听说你打人了,想来把事情问清楚。”

苏代嫣这样蹲着显得太人畜无害了,陆景然不忍心凶她,就撇开头不看她:“没什么不清楚的,人是我打的。”

“戴家都答应私下解决了,干嘛不答应!”

“我不乐意。”

苏代嫣还真没听过陆景然说这么任性的话,一下子语气都软了,透着一股循循善诱的味道。

“打人的原因呢?”

不提还好,一提陆景然整个人都冷了下来,眉眼都似乎染着霜,苏代嫣心里一咯噔,良久看见陆景然转头闭着眼靠在椅背上,轻声说

“我的事你不应该再过问。代代,我们别这样纠缠不清了。”

“我累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