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生活之乐》重生之惜乐暮见 最新章节 重生之生活之乐BI

更新时间:2020-04-25 00:06:54

《重生之生活之乐》重生之惜乐暮见 最新章节 重生之生活之乐BI 已完结

《重生之生活之乐》

来源: 作者:骄阳似我 分类:婚恋 主角:张小桐,张欣

主角叫张小桐,张欣的小说是《重生之生活之乐》,它的作者是骄阳似我最新写的一本婚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90年初,我个人攒下来的钱已经接近一万块了,我也升到小学二年级。仔细想了想这几年国内外的各种大事,我忍痛放弃了几个诸如倒卖耗子药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90年初,我个人攒下来的钱已经接近一万块了,我也升到小学二年级。仔细想了想这几年国内外的各种大事,我忍痛放弃了几个诸如倒卖耗子药之类的赚钱机会。我知道,今年10月中国第一封互联网邮件将由钱天白教授发出,并注册登记首个顶级域名CN。互联网时代在之后的十年里拖拖拉拉慢慢来临,随后迅速一统天下,与中国新生代成為完整而不可分割的一体。

89年中甦重新确立了外交关系,91年甦联解体,之后倒爷如潮水一般涌向中甦边境,这个钱我也赚不到了,就我现在这样,不被人抢了钱再卖了才怪。

中关村的兴起和我也没多大关系,我能做什麼呢?

想到中关村,我眼楮一亮!

靠,怎麼早没想到?老子也在网吧学过修电脑,什麼中古机型都见过,趁现在没有什麼人才,去赚两个技术钱总没问题吧?

既然这麼决定了,我心也就安下来。我的目标是93-95年的装机黄金时代,赚小钱不是办法。為了这个目标,我考虑在小学时代学一点计算机方面的东西,以后就算在技术上显示出来什麼让人吃惊的地方也好自圆其说。

张小桐跟家里提出要去学计算机,顺便把我给带去了,我坐在少年宫的计算机教室里昏昏欲睡地听一些很快就要被淘汰的知识,自己在底下偷偷温习C语言。我在技术方面总是缺那麼点天分,所以也不打算学到多精,够用就行。

少年宫的课一星期一节,收费每节5块,这在90年算是贵的。不过90年能有电脑用已经很不错了,少年宫对外教学的电脑显示器还是黑白的,内存几乎為零,我看著这种电脑想哭。这不是让开过飞机的人再跑马车麼?

张小桐学的津津有味,我告诉她将来会出现能装在书包里的电脑,她不信。其实85年起笔记本的雏形已经出现,当时是东芝的T1100。不过那毕竟不算,一直到91年东芝才推出第一款真正的彩色液晶显示器笔记本电脑,之后几年内IBM慢慢后来居上,成了顶级商务笔记本的代名词。

这些都是还没发生又必然要发生的事,我要把它们和我能控制发展的事区分开,方便自己应对。

90年世界时事不少,黑人总统曼德拉重获自由,德国因為去年柏林墙倒塌统一,伊拉克出兵科威特……当然,更重要的是本来住在一起的几家终于要分开了。我家搬到郊区,大伯和二伯分别搬到不错的职工小区,老房子剩下我们一家人在。张小桐照样天天来找我玩,其他几个弟弟妹妹她看都不看。周围的大人眼楮少了,更方便我们随便想做什麼做什麼。我开始教张小桐法文,并向她强调,这是未来的所谓贵族语言。想要成為一个成功的女人,最起码得会背几段法文歌词和小说片段。

90年到91年是国内图书审查制度最為宽容的一段时期,我在带张小桐跑图书馆的同时不忘带她逛旧书摊。当时许多旧书以我十几年后的眼光来看简直就是便宜得跟白给一样,很快我的小床下边又堆满了旧书……

有一天,我正在翻那个有点色情描写、和某名著重名的《蝴蝶梦》,张小桐忽然很严肃地问我︰“你说我们看这麼多书到底有什麼用?”

张小桐已经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傻丫头,看见我目光在她腿上晃过,当然知道我没想好事,大力白了我一眼︰“问你话呢……满脑子坏事……”

我被骂的脸一红——从外表看,我们才几岁啊,这种对白被人听见了不疯掉才怪。

“你到现在看了多少书了?”我问张小桐,“你觉得是多还是少?”

张小桐坐在床上歪歪脑袋,还故意把自己小腿往我腿上伸︰“不算少,但是也不算多吧……”

我看了张小桐一眼,这不是勾引我犯罪麼,你可是我表姐啊,虽然是远亲……

“你觉得你现在懂的东西比以前多了还是少了?”

张小桐狡诈地笑了︰“你在用甦格拉底式的对话跟我说话?”

我低头,花招被识破是很没面子的事︰“呃……咱们就说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吧。以前你父母说什麼做什麼你能完全理解麼?现在呢?”

张小桐这次仔细想了想,肯定地点点头︰“以前不能,现在能了。”

我摊手,结果一只手不经意在张小桐的足踝出擦过,弄得我们两个都脸红了,男女之间的区别和问题不知道才不会尷尬,我们恰好都是知道的人。

為了掩饰尷尬,我飞快地说︰“这不就结了?看书只是一个学习过程,学的东西越多,知道的东西越多,你就越容易得出结论,什麼是自己想要的,什麼是自己不想要的。到那个时候,你能辨明关于自己的一切是非,你就是一个成熟的人了,可以对自己负责,可以让自己得到更多好处。”

张小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嗯,你说的有道理。”

末了,搂著我的头,小脸红红地加了一句︰“你……要是喜欢摸姐姐的腿……没人的时候可以摸……”

我被表姐这一番话惊得嘴半天没合上,看著张小桐一溜烟地跳起来飞奔著跑开,摸摸自己鼻子,想也就是小时候身体不好,否则鼻血肯定喷出来了……

那天之后张小桐见我总是脸红红的,我也没在意,要知道脸红这种事时间长了就习惯了,人的脸皮是世界上唯一越磨越厚的东西。况且我也不太好意思对表姐做什麼,虽然一整个夏天总看见她有意无意在我身边把还没长成形的小白腿露出来。

果然,时间长了张小桐不再脸红,然而同时也习惯了在我面前随随便便没有防范……说实话她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而且以我的心态来看,现在这个年纪的张小桐充其量只能算是个lolita,有著难以言喻的诱惑力。不过也仅仅是诱惑,过过眼癮而已。

在经过一番对谈之后,张小桐更努力地抓紧一切时间学东西,其实我也有些茫然,学了很多东西未必用得到。不过我坚持一点,人多学一点知识总是好的,知道的越多,越能在争名夺利的过程中有优势。

90年下半年,张小桐小学五年级,我也小学二年级了。张小桐此时已出落得亭亭玉立,我算计著,这要是往后数十年,哪怕是在小学,追她的人也肯定如过江之鯽。

张小桐学习成绩好,在学校的表现也好,被选為学校大队委员。我私下里嘱咐她︰这些琐事不要投入太多精力,一个人的热情是有限的,普通人做几件事足以把热情耗干。未来形势千变万化,现在学校所给你提供的这些前途并不适合你。张小桐对我的话基本上是言听计从,开始收敛许多,表现得不那麼突出。

我在学校表现平平无奇,典型的普通孩子,班上的同学也几乎都认识了,只是没什麼话,其实是话说也不想说。我偶尔偷偷瞄几眼张欣,心细如发的张小桐看在眼里︰“你对你们班那个女生是不是有意思?”

“去,别瞎说。”我踫到这种事一定拼死抵抗,“我们班上能看的姑娘不多,想看漂亮姑娘我看您就够了,何必在班上看呢?”

张小桐嘿嘿冷笑,一脸“算你识时务”的表情。我看的心里一阵发毛,这姐姐就有著成為嫵媚女人的天赋了。

上学的日子是很无聊的,每天走同样的路看同样的人,过这种生活还得给别人钱。我唯一的乐趣,也是记忆中小学时代唯一的乐趣,大概就是穿行过一个公园,在微暗的早晨听一听公园广播里放的老歌,看看早上健身锻炼的老人。

我想起某个明星写自己小时候生活的回忆,写自己早上砍柴,用了一个“披星戴月”。老师批示︰“披星戴月”不是这麼用的,那个老师没有生活,他不知道穷人孩子的艰辛。

和快乐。

学校是最早让人懂得成熟的地方,小孩子从受保护到要学会风雨无阻地去同一个地方,这本身就是一种锻炼。

然后是交流,和同学的交流,和老师的交流,学校是认识很多人的最快途径。

这些极简单的道理偏偏要等到我们长大才能明白,所以人一辈子充满慨嘆和后悔,然后习惯,然后麻木。

我的1990年就在每天风雨无阻地穿行公园的日日夜夜里过去了,我回头凝望,发誓不要让自己习惯,不让自己慨嘆后悔,不让自己麻木。

读了档,就要玩的比以前更好。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