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明灯劫皇上要废后》指路明灯 别扭受 明灯劫皇上要废后傲娇受

更新时间:2019-07-22 00:29:52

《明灯劫皇上要废后》指路明灯 别扭受 明灯劫皇上要废后傲娇受 连载中

《明灯劫皇上要废后》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十杯奶茶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阿诺,木笛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十杯奶茶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明灯劫皇上要废后》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阿诺,木笛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这一次,我是真的撑到了极限,坐在地上,安心的等待着我的命运。 命运没有抛弃我,我再一次的醒来。 醒来后的我,身处茅草屋,救我的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次,我是真的撑到了极限,坐在地上,安心的等待着我的命运。

命运没有抛弃我,我再一次的醒来。

醒来后的我,身处茅草屋,救我的是一名老妪,老妪很怪,她有一颗善良而暗黑的心。

“你想我救他?”

我看着躺在病床的阿诺,点点头。

“不救。”

一晃多日,阿诺就像熟睡的婴儿,陷入自己的美梦,不肯醒来。我不懂,老妪为什么肯救我,不肯救他。

“为……”

醒来后的我,嗓子如同炭火烧过一样,连一个完整的音节都发不出来,但我知道,老妪一定听得懂。

老妪没有理会我,又去擦拭屋中的灯盏了。

我不知道灯盏有何乾坤,只知道,阿诺再不醒来,我会发疯的。

无论我怎样的恳求,老妪就是不为所动,最后,我跪在地上,希望能打动老妪。

老妪最后对我叹了一声,递给我一条蛊虫。

“此乃同心蛊,服下后他自然就会醒来,从此以后,你们的生命紧紧相连,他生,你生,他死,你死。”

我没有犹豫就给阿诺服下,对于我来说,只要阿诺能活着,什么都不重要。

我问老妪,蛊虫有解吗?

老妪苍老的面容上露出了笑容,“只要点燃屋中的明灯就能解蛊。”

“如此简单?”

“对,如此简单。”

“那不解会怎样?”

“一月后,都死。”

我看向屋中的灯盏,灯盏经过擦拭,仍是可以看出年代久远。不知怎么的,

我总觉得灯盏似曾相识。

阿诺醒来后,一直盯着灯盏,我把老妪的话一字不落的告诉他。

我们都知道,老妪说的话没有错。

自从阿诺醒来后,我能够清楚感觉到我与阿诺心意相连。

他痛,我痛。

他愁,我亦愁。

“阿诺,我是不是做错了?”我缩着脑袋,愧疚地望着阿诺。

“公主是为了救阿诺,何错之有?”

看着阿诺的笑容,我觉得如此陌生,又如此熟悉。

我们试过各种各样的方法,但是都没有办法点燃明灯。

焦虑渐渐地染上心头,阿诺轻拍了我一下手背,心,无端的颤动了一下。

我看着阿诺的侧颜,他依旧坐在灯盏前沉思。

最后,阿诺选择了最简单的办法,“斗胆请婆婆指教一二。”

“同心蛊,又可称为种情蛊,同生同死,同心同德,难道你们还不明白吗?”

“可是,这与点亮明灯有什么关系?”

老妪闭口不言,我也不再追问。

阿诺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

我本以为接下来的日子依旧会平静无波的度过,可是,如果不是无意间发现阿诺藏在怀里的笛子,我永远不会知道,站在我面前的人是阿九。

“为什么?”

我问阿九,阿九闭口不答。

“为什么,为什么?”

“是因为阿诺吗?”

我心灰意冷地看着阿九点头,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茅草屋。

极寒地是一座被大雪包围着的山,然而,就是大雪山中,我再也找不到归家的方向。

身上的寒疾发作,这一次,不知道是阿九还是自身的寒疾,毕竟,阿九也被雪狼咬了一口。

我在雪地里忘却了挣扎,噬骨的疼痛怎及心间的伤?

在最后一秒,我不知道阿九是怎样找到我的,我淡漠地看着他将衣服披在我身上,然后背着我一步一步前行,就像来时那样。

阿九的额头沁出厚厚的汗珠,摔倒在地,然后又爬起来,继续前行。

我感觉到一阵疲倦,阖上厚重的眼帘。

雪地难行,又何苦前行?

“阿九,回去后,你自己走吧!”

“那公主呢?”

“我去找千年古刹,找到沉木,说不定还有机会。”

“公主,难道你不知,沉木就在茅草屋中吗?”

我知,我知,他与老妪的谈话我全部都听到了,千年古刹其实是一座草屋,沉木就在茅草屋下。如果不是老妪问他,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我也不会查证他身份。

我甚至知道,他愿意陪我出嫁,陪我来极寒地,都是因为另一人的请求。阿诺脸上的伤,除了猜不透的阿九,谁还有这个本事?

不想再去理会阿九,我把头偏向一旁。

大雪茫茫,我与阿九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山间。

回到茅草屋后,我与阿九的身上都盖满了雪花,老妪仍是坐在桌旁擦拭灯盏。

屋室米香,云烟袅绕,仿佛隔绝千年的时光,我又看到了熟悉的景象。

天界奇寒,一双眼睛冷眼相看世间。

那一日,天降怒雨,百姓无辜受累。深海碧波里的一盏孤灯,化作人形,来到岸上,广施恩薄。奈何,沾染凡尘的明灯,再也不能回到深海,也再也不能点亮。

“姑娘,请问大名?”

“我叫明灯。”

“明灯,我为你而生。”

……

我不记得我是怎样醒来的,但我知道,我的确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灯盏就在睡着的阿九旁边。

我支撑着身体站起身来,因为大雪受冷,一瘸一拐的走在阿九身侧。

梦中的明灯,是手中的明灯吗?

我点亮了那盏明灯,一种奇怪的感觉围绕在心头。

阿九和老妪在我点灯的那一刻就已经醒来,“我守了这盏灯几十年,终于等到了有缘人。”

老妪涕泗横流,我和阿九的同心蛊已解,从老妪的话中,我终于知道极寒地的秘密。

原来,老妪是极寒地的守护者,守护者的责任很简单,就是找到那个点亮明灯的人,经过了千年时光,她终于等到了我。

“那找我做什么呢?”

我问出了自己的疑问,老妪颤抖着拿出两支木笛,拜托我,继续守护大雪山,守护雪狼。

这可把我吓了一跳,我可不愿意呆在雪山中,何况,我对雪狼仍心怀芥蒂。若不是雪狼,我又怎么会深受寒疾之扰。

可老妪却说,“雪狼是大雪山的伙伴,如果没有当日雪狼的那一口,你又怎会来雪山呢?”

好吧!就是这样,我糊里糊涂的成为大雪山的守护者,还有雪狼。而木笛,就是我与雪狼的联系方式。

而直到现在,我也终于明白,沉木就是木笛,根本没有起死回生的效果,只能带在身边,慢慢续命。

这笔交易,想想就亏。

但是在看到群狼一起凑在雪山之颠时,我的心还是不可遏制的颤动了一下。雪狼不会伤害我和阿九,因为它们成为了我忠实的守卫。

我离开了雪山,离开了雪狼。

老妪在我们走之前的一个夜晚走了,我把她埋葬在了茅草屋,希望有雪浪的陪伴,不会孤单。

阿九恢复了本来的样子,对我仍然是温和有礼,但我知道,雪山上背我的少年已经远去,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公主,此次回去后,你便是阿依布布的妻子,恭喜。”

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的脸一下就拉得很长。

“这是本公主的事情,与你又有何关?”

“公主,如果我说,我能帮你呢?”

我不知道阿九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可是我看着我眼前的少年,终于感受到了寒意。

“阿九,你何必攻心呢?其实你想要木笛,可以直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