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东京阴阳录》我在东京成大师 娘受 东京阴阳录罗御

更新时间:2019-08-24 14:23:33

《东京阴阳录》我在东京成大师 娘受 东京阴阳录罗御 连载中

《东京阴阳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难醒 分类:灵异 主角:才将,向信

经典小说《东京阴阳录》由难醒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才将,向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滑头鬼眯着眼笑了笑,看着一脸不置信的仓木樱,摇头说:“这男人啊,最擅长的可不就是掏女人的心嘛,当你对他产生兴趣,你就落入了他的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滑头鬼眯着眼笑了笑,看着一脸不置信的仓木樱,摇头说:“这男人啊,最擅长的可不就是掏女人的心嘛,当你对他产生兴趣,你就落入了他的陷阱,那时候女人就会无法救药的爱上男人,无论他是好是坏。”

这下子,仓木樱终于理解了滑头鬼所说的掏心是什么意思了,原来她所谓的掏心,就是女人爱上男人。

不过,她会爱上信吗?

樱侧着眼看了看信,看了好几眼,她才笑着回应说:“也许吧。”

“呵呵,也许……但愿吧。”

滑头鬼笑了笑,端起放在柜台上的酒杯一口饮了下去,虽然杯中是那种能让人返老还童的酒,但对法术高超的她而言,容貌和身体基本都是靠灵气维护,这一点和一些地方神灵一样。

将清冽的酒水饮下,滑头鬼笑着向信问:“阴阳师大人,你在这个时代过的可习惯?”

“哪有什么习惯不习惯的,只要有鬼物让我对付那就足够了。”

信走到沙发那里坐了下去。

“是嘛?”滑头鬼从柜台上跳下,走到信面前问:“那这个时代的鬼物和大人您所处的那个时代的鬼物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所处的时代……”

信皱了皱眉,这个滑头鬼难道已经看出他是来自平安时代的人了吗?

起身,信紧盯着滑头鬼问:“你知道些什么?”

“呵呵,妾身哪里知道什么呀,我只是应故人之邀来给你送件东西而已。”

滑头鬼一边说一边朝柜台走去,看样子是要取什么东西。

信看着她的背影,问道:“你的故人叫什么名字。”

“他啊,叫道也,你应该跟他见过面,那家伙可是给你准备了一件宝贝呢。”

滑头鬼打开木门走进了柜台后面,她蹲下身在柜台下端出了一个黄褐色的木盒。

长方形的木盒散发着浓浓的木香,信走到木盒面前,问道:“里面是什么?”

“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我打不开。”

滑头鬼将木盒推到了信跟前。

信看了看木盒,木盒貌似是用新砍伐的木头打造的,看样子那个在列车上见面的道也应该才将这东西交给滑头鬼。

不过,那个道也究竟是怎么知道他会来到这里的呢,难道说,那家伙的观星占卜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信在心中想了想,将手放在木盒上,刚放上去,木盒就突然打开,里面是一把黑色的折扇。

伸手将折扇拿出,信打量了一眼后便将折扇缓缓展开,折扇的扇骨是由象牙制作,扇面则是不知名材质的绸子。

打量完折扇,信习惯性的将灵气输入到了折扇里,刚输进去一丁点灵气,折扇的扇面上便呈现出了一只血色的凤。

血凤一出现,信的灵气就不断冒出,红色的灵气带着一股强烈的灼烧感。

感觉到不对劲,仓木樱赶忙后退一步喊:“快停下。”

听到声音,信立马合起折扇收回灵气,对着一脸后怕的仓木樱点点头,轻声歉道:“抱歉,你没事吧?”

“没事,你刚刚怎么了?”仓木樱关心的问。

信摇了摇头,望着合起来的折扇说:“我在扇子中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火灵气,所以就试着将它引出来,没想到竟然吓到你了。”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这时,滑头鬼笑着收起木盒说:“怎么样?这件宝贝不错吧,有了这个东西,你应该能够应付这世间的大半鬼怪。”

“嗯……确实不错。”信点点头,收起折扇问:“那个道也为什么要把这送给我?”

“这个我也不清楚。”滑头鬼摇了摇头,“如果你想知道,那就等哪天他出现了再去问他。”

“这样啊,我明白了。”

“呵呵,既然明白了,那要来杯我收藏的美酒吗?我这里可是有全世界最美的酒呢。”滑头鬼笑着问。

“不用了,我不喜欢酒,不过你可以给仓木小姐来一点。”

信从一旁拉开两个凳子,递给樱一个后他便坐到了柜台前。

樱坐到凳子上,望着信说:“那个你叫我樱就好了。”

“哦,樱。”信面无表情的说。

“唔……”仓木樱勉强一笑,转过脸望着正在倒酒的滑头鬼问:“这里是你的家吗?”

“家?”滑头鬼皱了皱眉,笑着说:“怎么可能,我们鬼怪哪里有家啊,这里其实是我朋友的地方,不过她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现在我只是在这里暂居而已。”

“这样啊,那实在是抱歉了。”

“抱歉什么,她寿终正寝应该高兴才对,你们人类啊,就是太过脆弱,哪像我们,只要没有人打扰,就能永生永世的活下去。”滑头鬼瞥了眼信。

信此时也看着她,见她望向自己,信便尴尬的眨了眨眼问:“那个有水吗?”

“没有。”滑头鬼翻了翻白眼,端出一个密封的坛子说:“虽然没有水,不过有酒精浓度非常低的米酒。”

“米酒。”

信皱起眉头,他都说了他不喜欢喝酒,这个滑头鬼究竟是要做什么。

正疑惑着,滑头鬼突然掏出一个瓷碗放在了信面前,还没等信阻止,她就直接将坛子打开。

坛子一打开,一股清香便占据了整个屋子,信闭上眼闻了闻,这是一股熟悉的味道,看样子,他曾经应该喝过这样的酒。

将目光投向滑头鬼,滑头鬼笑着端起坛子给信倒了满满一碗,不算清澈的酒水中夹杂着大量的糯米,

虽说这是米酒,但看起来却更像是醪糟,端起碗,信轻轻的喝了一口。

就只是一口,糯米的清香混杂着酸甜的味道充斥了他的整个口腔,这种酒浓度实在太低,就算是他喝了也不会醉倒。

将碗中的米酒喝掉,信站起身又给自己倒了一碗。

见信喜欢喝米酒,仓木樱便感兴趣的说:“给我也来一杯。”

“这种东西应该用碗喝才好。”

“是吗?那就给我来一碗吧。”

“呵呵。”

滑头鬼笑了笑,端起坛子给仓木樱倒了一碗。

端起米酒,仓木樱也缓缓饮了起来。

看着喝起来的仓木樱和信,滑头鬼满是怀念的说:“要是我那朋友看到你们这么喜欢她从她家乡带来的东西,她一定会十分开心的。”

“啊,这是你朋友的东西啊。”仓木樱将喝了半碗的米酒放下。

此时,信也感兴趣的望着滑头鬼。

滑头鬼看着感兴趣的两人点点头说:“是啊,这是她从她家乡带来的,虽然她喜欢称其为醪糟,但我更喜欢称呼它为米酒,哈哈,那家伙总喜欢在夕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和我一边喝米酒一边眺望西面。”

“西面……”仓木樱喃喃一声,“她的家乡是在那个古老的国家吗?”

“嗯,那个辉煌而又古老的国家。”

滑头鬼说到这时还特意看了看信。

信表情十分淡然,那个古老的国度,听起来有些怀念啊,难道说,他和那个东方文明的主要继承者有什么关系吗?

心中乱想了下,信摇摇头端起碗继续喝起了米酒,算了,还是品尝美味的酒水吧。

见信继续喝酒,滑头鬼也不在多说,她坐在对面陪着仓木樱将整整一坛子米酒喝干后才挥手在一旁的墙上召出了一扇门。

“好了,你们要是困了就去里面休息,里面的睡眠设施准备的十分充分。”滑头鬼笑着说。

信看了看门,又看了看有些纠结的仓木樱,看了一会儿说:“你去休息吧,我还有些话想跟滑头鬼说说。”

“啊,那我就先去休息了,你要睡了直接敲门,我睡的很浅,一听到声音就会醒来。”

仓木樱点点头,转身走进了房子中。

待她将门关上,信才望着滑头鬼问:“还有米酒吗?”

“没了,想要喝的话就等上几天吧。”

“哦,那好吧。”

信应了一声,然后盯着空碗沉默了起来。

见信不说话,滑头鬼不解的问:“你不是有话想要和我说吗?怎么现在一句话也不说呢?”

信抬头望着滑头鬼,问道:“我想知道关于道也的事,这个你会说吗?”

“唔……不会。”

滑头鬼摇了摇头,拿起抹布一边收拾柜台一边说:“其实我对那个道也也不是十分清楚,我只知道在我诞生以来他就已经在鬼怪之间有了非常大的名气。”

“你什么时候诞生的?”

“问女人年龄你不觉得很失礼吗?”滑头鬼责怪的看着信。

“你不是人类,这一点你应该明白。”信说。

“……”

滑头鬼神色突然有些悲伤,她仰起头看了看头顶的灯,闭上眼说:“和人类待了这么多年了,我以为我已经是人了,信啊,你说话可真是伤人。”

“抱歉,我只是实话实话而已。”信对着滑头鬼微微点头致歉了下。

滑头鬼看着信,撇着嘴重新再召出一扇门说:“算了,你个不解风情的家伙,看你忙活了一夜应该也累了,早点去休息吧,明天我给你介绍个朋友。”

“朋友?是人是鬼?”信问。

“你觉得我的朋友会是人吗?真是笨。”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去休息了,你朋友来了再叫我。”

说罢,信走进了滑头鬼新召出的那间屋子里。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