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俏影撩探》俏影 kuso 俏影撩探激H

更新时间:2021-01-29 04:01:35

《俏影撩探》俏影 kuso 俏影撩探激H 连载中

《俏影撩探》

来源: 作者:曹小霓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柳云堂,柳风

《俏影撩探》是曹小霓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俏影撩探》精彩章节节选: “没错,他是香皂厂的推销员,梅花牌香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错,他是香皂厂的推销员,梅花牌香皂。”

方清影说完,目光直直地盯向柳风呆滞的面容。

她早前已然觉察出柳风对这枚红宝石胸针的关注,此时柳风忍不住围绕这枚胸针的继续盘问,令她意识到这位老人与杜康肯定有所关联。

于是,她打开话匣子,满足柳风的全部好奇心,将有关杜康的情况娓娓道来。当然,杜康从事的特殊兼职,她没有提及。

此时,唐丽也注意到丈夫神色的变化,凝眉问道:“你怎么了?这个杜康你认识?”

“不认识。”柳风举起筷子,故作轻松:“只是随口问问罢了。这枚红宝石是鸽血红,十分珍贵,难得一见,所以对他的主人很好奇。”

方清影将胸针取下,起身走到柳风身旁,递给他欣赏。

柳风接过胸针,用指尖在上面摸了摸,表现得不温不火,方清影并没看出异样。

“柳叔叔好眼力!我和云堂找专家鉴定过,这确实是鸽血红宝石,周围镶嵌的珍珠也是上等货。”

“这是南洋珍珠,真正的海珍珠!”柳风说到此处眼神忽亮,兴致勃勃地为大家讲解:“它们都是圆珠,置于光下,可曾七彩虹光。你们瞧,珠圆玉润,光泽温厚。”

他还告诉方清影如何正确保养珍珠:“不要用水清洗,可以用软布擦拭。我看你身上喷了不少香水,千万不要让珍珠沾染上香水,香皂、肥皂水也要远离。还有,尽量避免强光照射。”

“父亲,想不到你还挺懂。”

在柳云堂的印象中,他没见父亲给母亲送过珠宝首饰,还以为父亲老土,对这类物品不敏感。

“珍珠、玛瑙、玉石、水晶,被称为传统四宝,我年轻时曾粗略研究过。”

方清影从柳风对胸针的了解中,窥见隐隐谜团。

这位斯文老帅哥聊起红宝石和珍珠,就如同聊起一位相熟的旧友,不禁令人浮想联翩。

饭后,趁于虹婷不在视线内,方清影晃到柳云堂身后扯了扯他的衣角,示意他到书房密谈。

方清影神神秘秘地关上门,把立在书架前的柳云堂瞧得一愣。

“什么事儿?”柳云堂感到不自在,回身取下一本书乱翻。

“我觉得你父亲对杜康的胸针特别在意,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故事?”

“什么故事?”

方清影走到桌案旁,顺手拿起桌边一本小说,抬眼一笑:“你去查呀!”

儿子调查父亲,的确是一份厚重差事。

说话间,一张照片竟从书页间滑落,掉在地上。方清影俯身拾起,只见照片上一个姑娘面若桃花,正手扶枝条笑得开怀。

“她是谁?”

柳云堂走近一瞧,眼前忽然飘过一层阴霾。

照片中的女人长着一张辨识度极高的脸,特别是两个大酒窝,不知窝住了多少糖分。

“好像是迎春百货的售货员,名字我忘了。”

方清影噘嘴皱眉:“她的照片怎么会夹在这本书里?”

“这本书是哥哥的,最近我常见他捧着读。”

柳风和红宝石胸针的谜题还没解决,现在又突然冒出一张漂亮姑娘的照片,方清影瞪大眼睛对柳云堂送去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一个已婚男人的书里,居然夹有一张少女的美照,几个意思?

方清影乖乖地又把照片放回去,调皮地将手搭在柳云堂肩头,叹口气:“人间能有几多愁?恰似柳家春水不入流。太平屋檐下,是是又非非。小少爷,你要调查的东西,还挺多,用不用我帮你?”

柳云堂低头冷笑:“你忙着谈恋爱,还要跳舞,有时间吗?”

“我可是难得的人才,免费为你所用,而且随叫随到。时间挤一挤,总会有的。”

没有人是不求回报的,一位舞厅女郎不务正业,非要在他身边冒风险。柳云堂追寻她飘忽不定的眼波,绸缎长裙泛着墨绿光影,勾勒出她的婀娜。

“你究竟想得到什么?”

柳云堂直来直去,问得方清影一阵虚脱。

她咽部肿痛,鼻塞胸闷,胃里的中药汤还在吸收中,惹弄她的肌肤微微发热,娇身倚在桌畔,气血不足,无精打采,一双放空的迷离双眸在柔和的灯光下死死盯住对面男人的眼。

她并非无欲无求之人,但她现在还不想与柳云堂深入聊她的目的,只是淡淡一句:“你不愿意?”

愿意与否,结果皆是未知。

柳云堂犹豫时,她再次开口:“你好像不喜欢我出现,我自认为不那么讨人嫌,与我在一起,你若是不舒服,不妨直说。”

“没有,你误会了。”

“那是不是我和胡献在一起——”

她原话想说,是不是我和胡献在一起,你不高兴。但她瞬间觉出自己这话很蠢,带有极度自恋成分。因为柳云堂可能对她和胡献在一起的事实十分乐于接受,她担心自己是在自作多情的边缘垂死挣扎。

“算了,如果你不愿意我做你的助手,那我就消失。”

话落,她稍微一个扭身,便牵动出柳云堂难以抑制的手。

“你又不是烟,如何消失?”

柳云堂伸手抓住她的手腕,淡淡地说着。

她来了精神,笑了:“所有的物和人,最终都会消失。就算被时间留下来,也是它们变化后的样子。”

“你是什么样子?”柳云堂低语道。

压低的声音在安静的书房中仿若烟花绚烂,磁性的声线在方清影心中好似大提琴鸣奏。两人身体挨得很近,彼此肉身似乎正长出丝线,缠绕向对方。

方清影面颊红润,一是因为吃药后的潮热,二是因为把持不住的爱欲。

她双唇开启,嘴角上扬:“你认为我是什么样子,我就是什么样子。”

气氛暧昧,视线凌乱,没有饮酒,却有醉意。

柳云堂急于阐述他对方清影的态度:“我视你做朋友,对你绝无半分嫌弃。你若愿意,我怎会不答应?”

“那我欠你的侦探费用,是不是可以一笔勾销?我保证全心全意做你的左膀右臂。”

果真还是有所图:“好!不过丑话说在前,你要是不能让我满意,随时辞退!”

“老板放心,我一定尽心尽力。为你,哪怕是挡子弹,我也不会打退堂鼓。”

方清影爱的誓言说出口,便覆水难收。她对柳老板的关心和爱慕,藏不住,已被对方了然于心。

柳云堂开始退缩,他怎么可以允许自己背着于虹婷与她独处,还说些黯然销魂的缠绵话,氛围明显发酵,逐渐从正常友人交谈的清爽,变作朦胧情愫的浑浊。

两人四目相交,空气凝结,不料这温柔只持续几秒钟便被冲散。

房门被推开,一双冷眸在门口放出寒气。

“聊什么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