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玉烟染》玉烟是什么意思 MB 玉烟染HE

更新时间:2021-02-07 20:02:43

《玉烟染》玉烟是什么意思 MB 玉烟染HE 连载中

《玉烟染》

来源: 作者:六羽极乐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钟灵宫,玉兮捷

《玉烟染》是六羽极乐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玉烟染》精彩章节节选: 如果不是长久以来练就的心理承受能力,玉烟染差不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如果不是长久以来练就的心理承受能力,玉烟染差不多要当场失控了。

她勉强稳住自己颤抖的手,慢慢冷静下来。

震惊的心情依旧让她的心脏反复在胸腔中撞击,她强迫自己开始思考。

玉烟染之所以这么的惊讶和恐惧,原因无他:柔芙身上穿的那件浅紫色软纱褙子和那条淡粉色绣连片荷叶的裙子是本该送去她钟灵宫的夏季新裳!

那身沾染上鸢尾香气味的衣裙,本应该穿在她玉烟染身上!

不详的预感应验了,有人想陷害她!

试想,如果真的是她穿着这身衣裳,在霖华宫里,众目睽睽之下,被当场查出身上有鸢尾香的气味。

铁证如山,几乎百口莫辩。

就在不久前,她还被杨淑媛视为洗清她污名的恩人,她也因此常常被邀请去霖华宫坐坐,陪杨淑媛说说话。

如果杨淑媛因为这身衣裳滑胎,后宫众人会怎么说?

会说:柔缈公主先前挂着一张伪善的笑脸亲近杨淑媛,什么帮她洗刷冤屈?不过是为了让她感恩戴德下对自己放松警惕,然后借机神不知鬼不觉谋害她的孩子。

如此翻脸无情、心机深沉、比直接杀害还卑劣恶毒!

就算皇兄没有一时冲动处置了自己,自己的名声也绝对洗不干净了。杀人凶手这种恶名和那种莫名其妙的风月流言比,可要严重不堪得多。

真是狠毒啊,幕后那人,竟想把她推到深渊里,永世不得翻身!

多亏了柔芙的贪得无厌和自作聪明,大胆地将两宫衣物调换,否则自己真要万劫不复了。

玉烟染完全不可怜她,柔芙也算自作自受了。

她的目光一寸一寸变寒,颤抖的手在袖中握紧成拳。

她忽然想起来,五六日之前,不是无端传出了她和柔芙宫里衣裳拿错的事?

当时她还诧异,这种应该藏着掩着的事儿为什么会被传得这么快。

现在她明白了,这是为了让满宫里都知道柔芙身上的衣裳应该是钟灵宫的东西,好把杨淑媛的滑胎正正好好嫁祸到自己头上,让她抵赖不得。

难怪之后这人再没反应了,因为无论她要不要,结果都是一样的。

她要回来,可以说成她心虚,不敢将沾了脏东西的衣裳放到别人眼皮底下;她不要回来,可以说她顺水推舟,抓了柔芙当替死鬼。

无论如何,她都无法完全撇清关系,真是好手段!

柔芙的喊冤还在继续,玉兮捷冷冷呵斥她:“吵什么吵!你这香味哪来的,如实说!”

“皇兄,臣妹不知啊。”柔芙突然反应过来,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啊不,皇兄,我知道了!这身衣裳不是我的,应该是她的!”柔芙手一指,殿中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玉烟染心里叹了口气,就知道这个蠢货能推卸责任绝对会推,尤其还是推给自己。

她看着柔芙,不紧不慢地说道:“衣裳穿在你身上,七皇姐怎么说这是我的?”

“你别装了,你心里清楚得很,这身衣裳本是该送去钟灵宫的,所以它应该是你的,你的衣裳上沾着鸢尾香,是你想害杨淑媛肚子里的孩子!”

玉烟染道:“可是现在衣裳穿在你身上呀,那是不是说明至少现在来看,还是你想害淑媛娘娘的孩子?而且七皇姐,你的话我听不懂,如果衣裳是我的,为何现在在你身上?”

柔芙咬了咬牙,虽然承认她掉包了两宫衣裳很丢脸,但丢脸也总比丢命强!

“是我,我去拿夏季衣裳的时候拿错了,不小心拿了钟灵宫的那份,我以为两宫东西差不多,就没有找你换。”

“哦?原来是拿错了啊,”玉烟染做恍然大悟状,“怎么会拿错了呢?当时没有女官在一旁看着么?看来尚服局的女官做事很不专心呢。”

“你少扯开话题,皇兄皇嫂,这衣裳是九皇妹的,她才是有嫌疑的人啊,我是无辜的!”

“七皇姐,这衣裳我今日是第一次见,你若是不穿过来,我都不知有这样一件衣裳在,更没可能穿着它靠近杨淑媛,你如何觉得我就有嫌疑呢?我也很无辜啊。”玉烟染摊了摊手。

“我知道了,你故意将这怪香涂到衣裳上,等我穿过来,杨淑媛闻了气味导致滑胎,从始至终你都没有出现,却害了龙胎,你好歹毒的心肠!”

“可我怎么就知道你会‘那么巧’将两宫衣裳拿错了?”玉烟染挑眉,尾音拖长。

“我……”她当然不能说玉烟染能猜到自己一定抵抗不了那么多精致漂亮的衣裳、首饰的诱惑。

“七皇姐,你不会还想说我能未卜先知吧?”

柔芙差点咬碎一口银牙,心中一万个懊悔自己贪图那些衣裳首饰,结果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

“再说,尚服局领衣裳那天,钟灵宫是最后一个去的,我可是剩下什么就拿什么。七皇姐非要说你拿那些衣裳是我宫里的,我可不依,不如找尚服局的人来认认得好。”玉烟染俯视她,嘴角扯出一抹甜甜的笑。

皇后见状,便叫人去尚服局请孙尚宫和当日负责的女官,这些都有名字记录在册,责任赖不掉。

不一会儿,孙尚宫就带着当日领柔芙去拿衣裳的女官进到殿里来。

“给皇上请安,皇后娘娘请安,众位娘娘请安。”

“好了,不必多礼,”皇后道:“本宫问你,今年的夏裳,钟灵宫和怡乐宫可有拿错?”

孙尚宫道:“回娘娘,奴婢当日并未见到柔芙长公主,不知怡乐宫是何情形,只是柔缈公主去取时,并未怀疑拿错了衣裳。”

“她当然不会怀疑,她巴不得本宫拿错了,好嫁祸于我呢。”柔芙冷哼一声,转向那名女官,“当日不是你带我去侧殿的么?你让本宫拿最右侧那列,但我记错了,就拿了最左侧那列。最左侧那列是不是本该送去钟灵宫的?”

那女官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心中想:若是让孙尚宫知道因为她没有听话站在一边看着,搞出两宫拿错衣裳的乱子,别说以后都别想往上爬了,估计会直接被赶出尚宫局,当下她心一横,罢了,赌一把。

她磕了个头,道:“奴婢,奴婢就是让长公主拿左侧那一列,长公主没有记错,您拿的没问题。”

“你胡说!”柔芙一把将她推到在地,手上染着丹蔻的长指甲擦着她的脸划过去,她快气炸了,“贱人!你怎么睁着眼睛说瞎话!”

“奴婢没有说谎,柔芙长公主拿的就该是最左边那一列,奴婢所言句句属实,请皇上、皇后娘娘给奴婢做主啊!”

柔芙指着玉烟染,恨恨道:“你,是不是你指使她这样说的?你们串通好了的!”

玉烟染俯视她,剔透的眸子里散着浮冰一样冷冷的光。

真是个蠢货,出了在这样的事,尚服局的人肯定能撇清关系就要撇清关系,她们是绝对不会承认因为她们的失误导致两宫拿错了东西,当然不会替你证明你拿的是原本该在钟灵宫的东西!

“够了柔芙!”玉兮捷终于出声呵斥这场闹剧,“你给朕闭嘴!”

柔芙伏在地上,不敢再辩。

玉烟染想了想道:“这衣裳虽然沾了鸢尾香,但七皇姐又不可能每次来霖华宫都穿着这身,会不会她其他衣裳上还有?”

淑妃点头道:“却有可能,皇后娘娘,请派人去怡乐宫查一查吧,也好还柔芙长公主一个清白。”

皇后请示了皇上,二话不说派了人去搜宫。

玉烟染勾了勾嘴角,轻蔑地看了看一身狼狈跪在地上的柔芙。

搜宫对一个公主来说算是奇耻大辱,柔芙,你也有今天!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